カテゴリ:自由妄想( 44 )
逞強
慌亂與不安在內心不斷亂竄

因為愛面子使得我們逞強,想向全天下人昭告自己多幸福快樂

比較級來說,對的,是該心滿意足的程度

但是捨棄和他人比較,就你內心純粹感覺呢?

生厭,煩悶,疲乏了...這些理當該面對的一切

在走到這條街尾的盡頭,沒有選擇回頭,或者架上梯子翻過盡頭那面牆

只是蹲在地上,兩眼空洞


你在這做甚麼?

我不知道...

你為什麼要留在這沒用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


變調的天空,灰濛濛...既不是晴朗藍空,也不是暴雨黑霧

淡淡的灰色,淡淡的傷感

耳邊又再次作響同樣的音樂

淚如雨下,泣不成聲



我們是不是該重頭?給自己帶好新面具,尋找新的出路呢?

明明比誰都清楚,留在這裡,甚麼也看不到,甚麼都不會有...


可是就是不願意放棄曾經努力過的...
寧願看著沒有結局的努力,繼續留在原地,祈禱很難會有的一線生機

我們逞強甚麼

又為了什麼

這般執著
[PR]
by novuia12345 | 2016-09-07 10:53 | 自由妄想
尋找
感覺周圍的人一一往下個階段了,自己卻還停在這兒…心裡不免有點孤單。

這兩、三年開始看著各種婚姻的資訊,也思索結婚是否必要。有些是觀念、相處問題,有些單純是喜好的東西…每個女人一生最美的事情。

但是這些美麗過後呢?生活依然是柴米油鹽醬醋茶…煩悶比起確幸多太多。
所以我們玩樂、交友…企圖躲避面對自己的渴望。

但,事實就擺在那,再躲藏也避不掉面對吧?

一時間竟有些彷徨…

雖然幸福很多,歡笑當下應該珍惜。
但往後的事誰又會知道呢?


[PR]
by novuia12345 | 2016-05-06 17:05 | 自由妄想
無聊
默默暗想那些不想為人所知的夢想

有時候真的感嘆的可以…

也許我選擇了的話,可以得到更美好的未來。

最終為了那看似美麗的虛境卻不得不放棄真我。

我們在遷就著什麼呢?

錢財、理想、慾望。

為了這些,我們學會了不坦然。
也學會了,蒙蔽自己。

還能笑嗎?

可以呀。

虛假的言笑。
虛情假意。

這世界好噁心。

[PR]
by novuia12345 | 2015-03-07 08:45 | 自由妄想
欺騙
原以為自我安慰或者自我欺騙,結束時就可以輕易揮去討厭的心情。

我試著找理由給別人,同時也在說服自己。

我這麼做為的是什麼?
我依然傻傻的以為這樣會好過…
可惜事實上,我還是一樣很痛,一時間轉入死胡同出不來。

暴風雨前的平靜,不是代表我夠灑脫。
而是我沒有自信,能確保自己可以維持風度多久。

最後我還是回來這裡,繼續矯矯小情,隨筆把自己的心情寫下。
不需要誰相信,也不需要向誰解釋,然後受到批判。

要我不要多想,
那麼,我便不會再想。

挖起來的事物,我還是可以埋回去的。
讓那些痛苦,繼續發著腐爛的芽直到以後。

別說如果當時不揭穿,不發現會如何。
因為人生沒有如果,有的是後果跟結果。

所幸我明白該停在哪裡,才是最完美的END。
什麼會繼續,什麼會停。

我已經比以前懂多了。
[PR]
by novuia12345 | 2014-10-19 22:38 | 自由妄想
鐵漢柔情
我總是不想用其他心情去看你。

而且總是對我投注關心和在意。

我想你笑起來鐵定比不笑好看,只是不知道為何你總是笑不出來。

所以如果你笑了,我也許就會笑了。

醫生說了,愛到最後會笑,開懷大笑,而那一定是很愛很愛。

所以當你笑了的那一瞬間,我想企圖拍下來,然後告訴你…你笑了!

可惜一瞬間總是太快過去,我沒能來得及拍下。

而你自己也不相信,總以為我在鬧你。

溫柔的點滴,不是愛情的經歷。

關懷的陪伴,更不是愛情的條件。


你、我總以為如此,只是巧合中的巧合。

可到最後……

我卻默默的心裡有了你。

一直有著你。

如果時間停在這裡,我也不會後悔太過短暫。

因為有你。

還有那瞬間,你為我而笑的表情。

鐵漢,總有柔情。

你心裡的我,是不是也會一直在呢?

河畔的回憶、共乘摩托車的回憶、為你穿上婚紗的回憶。

一切都太過夢幻。

夢幻得好真實…
[PR]
by novuia12345 | 2014-06-30 03:00 | 自由妄想
認真
「安靜,應該是這裡最大的特色吧,哈哈。」司馬昭手拿著新打的兩附鑰匙,回頭看了一眼不知情的諸葛誕。

這個週末可是格外的寂靜,因為他起了個大早,特別開車去接了諸葛誕,雖然諸葛誕不情不願的上了車被他強迫隨行,但兩個人就這樣開著車來到這安靜無比的荒郊野嶺,嗯,至少這對他來說算是。

「這裡風景真的不錯,離市區也算不上遠…」諸葛誕環顧這棟別墅的周圍,鳥語芬芳雖稱不上,但附近樹林茂密,看來夏天避暑應該會非常涼爽。加上這裡比起市區真的明顯安靜許多,也很適合寫作或是讀書,這對他而言真的是個不錯的地方,他暗自的這麼想著。

「外面是不錯啦,大自然嘛!那房子裡面你也看看吧。」司馬昭笑了笑,伸手將面前別墅的大門打開,然後對著他身後那個在看風景的嬌小人影喊道。

「裡面…嗯?」諸葛誕抬起頭,看了看面前這棟豪宅級的別墅,然後再往下看了一眼面前的大門,打開了?!「你?!這也是你家?」諸葛誕一臉不可置信的楞在那兒。

「這個嘛…」司馬昭搖了搖頭,一副他也不清楚的樣子,然後接著說。「你也別問了,走吧,先進去看看再說。」

司馬昭拉著諸葛誕的手腕,兩個人走進了眼前的別墅。

入眼的玄關以灰色石材做主調,顯示出沈穩簡約的風格,再往前方客廳一看,靠右側的沙發牆,以白色霧玻璃做牆面,諸葛誕直直走到正前方有著高至天花板的落地窗前,隔著玻璃窗就看得見,一整片山腳下渺小的房子,規律的並排著竟也讓人覺得不可思議的美…

「啊…」不由自主從喉嚨發出的驚嘆聲,諸葛誕靠著落地窗直直的望著窗外的一切。

「呵呵…」司馬昭跟在一旁,靜靜的看著表情變化很有趣的諸葛誕。

「真想不到…市區也有這樣的地方呀…」明明開車也不過十分鐘時間,還以為遠離市區要到什麼偏僻的地方才能這樣安靜,沒想到在都市裡也有這樣鬧中取靜的場所。

「都山上了,生活很麻煩的。」司馬昭搖了搖頭,不能理解諸葛誕怎麼就喜歡這樣偏僻的地方,沒有辦法出門走個幾步路就有地方吃飯,這對他而言可是非常麻煩的,畢竟他不會下廚呀。

「會嗎?我蠻喜歡這裡的,開車去市區也不會很遠,又能這樣環境清幽,不是很好嗎?」諸葛誕認真的回頭將自己的想法告知司馬昭,他認為能在市區找到這樣的地方是很難的,所以這裡絕對是個好地方,他單純這樣想著。

「早知道你會這樣說,呵呵…」

司馬昭一副悠哉的表情,然後伸手拉過諸葛誕。這舉動卻讓一時反應不過來的諸葛誕直接撞在他懷裡。當然…這是司馬昭早預料的事,也不等諸葛誕反應過來,他便用雙臂,緊緊圈住個子矮小的諸葛誕。

「司馬昭!你這是做什麼?!」諸葛誕當然完全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神展開,也當然來不及掙脫司馬昭那刻意將他抱住的雙臂,他只能氣急跳腳,怒目瞪著司馬昭。

「吶,誕,我說…你剛進來前問我什麼?」司馬昭無視諸葛誕那雙快噴出火的雙眼,只是遠遠將視線落在窗外,然後問了他這句話。

「啊?」諸葛誕突然被丟了這個問題,也不再注意司馬昭抱住他的事情,只是疑惑的看了一眼司馬昭,然後便皺著眉頭回想剛剛是否有問司馬昭什麼…「啊,我是問你,這房子是你們家的嗎?」

他如此問,是因為他明白司馬家的有錢有勢,就算有個幾間平常也不住的別墅似乎也不意外,雖然對他這個平凡人而言,這真的很奢侈。

「嗯…不是。」司馬昭笑了一下,然後望著眼前這個正在苦苦思考解答的人兒。

「不是?那…是民宿?」

畢竟這附近環境清幽,風景也宜人,有錢人也許偶而會想花錢奢侈的來住一下這種地方,體驗一下大自然的美麗吧。雖然他看了一眼大廳,覺得似乎沒有人住過的痕跡,沙發、茶几等家具看起來都非常的新穎。

「誕,你這方面腦子真的不太靈活吶…」司馬昭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接著說。「把手伸出來。」
「嗯?」

諸葛誕雖然一臉疑糊,卻還是照著司馬昭的指示,把手伸給了司馬昭。只見司馬昭也伸出手,然後將他手裡的鑰匙輕輕放在諸葛誕手掌上。

「這!難道是這棟房子的鑰匙?」諸葛誕吃驚的張開了嘴,眼睛睜得大到不能再大…楞楞的望著手裡那串鑰匙。

「這真的不是我家的房子,也不是我的。」司馬昭早明白諸葛誕會這樣吃驚,他只是輕輕托住諸葛誕的後頸,讓諸葛誕整個人貼在他懷抱裡。「這裡,是我們的家。」

「……」沈默與疑惑漸漸埋沒諸葛誕,他本來吃驚的表情,漸漸變成了一臉疑惑。

「感謝我吧,誕。我知道你會喜歡這裡的,以後你就住在這裡吧?」

「你…買的房子?」

諸葛誕吃驚的抬頭看了司馬昭,然後,他想起他曾經對司馬昭說過,城市是方便在生活機能好,只可惜,他還是喜歡鄉下的生活。司馬昭難道是為了他,才找到這棟房子,甚至還買來要給他住嗎?

「嗯,我買給你的。」司馬昭低頭,認真的回答諸葛誕,然後輕吻了諸葛誕的額頭。

「我?你…你說買給我?」諸葛誕簡直不敢相信…他眼前這個人,竟然為了他一句話,便付諸這樣的行動,這是平常人會做的事嗎?

「房地契的名字是你的,但是我是希望,這是我跟你的。」

司馬昭認真的表情映在諸葛誕眼裡,他不是個喜歡認真的人,除了,為了那個他重視的人。

「你是開玩笑的吧?」諸葛誕眨了眨眼望著手裡的鑰匙,然後搖了搖頭試圖推開司馬昭,反而卻被抱的更緊了。



「誕,我對你,從來都不是開玩笑的。」


安靜的早晨就這樣持續著,
司馬昭也這樣靜靜的抱著諸葛誕。
諸葛誕也這樣靜靜的望著手裡的鑰匙。

「你…真的太誇張了。」

諸葛誕喃喃自語後…也忍不住抱緊了司馬昭,讓自己的臉,完全埋在司馬昭胸口。
因為他深怕,男兒淚,一會兒背叛身為男兒的他。

這樣的兌現,會不會太超過了?
這樣的認真,會不會太徹底了?




後記:

有錢有勢的腹黑昭用金錢手段終於把誕誕成功拐回家了!!(灑花)
只能說…有錢有勢的背景環境真的讓昭昭變的很腹黑XD,因為他什麼都不會缺,就是只缺愛XD。

能讓昭昭這樣認真的人,在我心裡就只有誕誕了XDD!
誕誕哭的點,應該是因為他難以相信司馬昭會用這麼誇張的手段,來讓他相信自己被認真的愛了。

綁架手段到最後能得到這結果,司馬昭你真的成功了!哈哈!
[PR]
by novuia12345 | 2014-04-21 18:41 | 自由妄想
◆不成熟的愛說:我愛你,因為我需要你。成熟的愛說:我需要你,因為我愛你。

◆感覺不到痛苦的愛情不是真正的愛情,感覺不到幸福的婚姻必是悲哀的婚姻。

◆女人的聰明就像愛情一樣——不是太少,就是太多。

◆除了初戀,於任何事情都是生活閱歷越豐富越好。

◆有心的無力,有力的無錢,有錢的無情,有情的無緣,有緣的無份,有份的正鬧著離婚。

◆男人總是忽略了,男人的成功不僅僅是賺到錢,女人要花有格調的錢,男人為了錢丟了情調和品位,最終會因此失去女人。

◆愛情的溫度就像洗澡水——不是越熱越好,自己覺得舒服就行。

◆男人從不後悔結婚,只是後悔沒有娶到另一個女人。

◆太美麗的女人讓男人失去安全,太有錢的女人讓男人失去自信。這就是男人。

◆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








—Ⅹ—Ⅹ—Ⅹ—Ⅹ—Ⅹ—Ⅹ—Ⅹ—Ⅹ—

盯著手提攜帶,黑暗裡光亮的螢幕刺著我雙眼,直到那盞燈被打開。


「呵,妳總是這樣呢…」

微瞇的雙眼,溫柔似水的眼神,
嘴角輕揚,是抹令人不解的笑意,
總是這樣,讓我只能茫然的望著你。

「為什麼不睡?」

逕自抽去我的攜帶,輕巧關上電源和網路,你捧著咖啡杯,啄著杯緣望著我。
而我只是掛著淡然的笑,告訴你我還不睏,所以不睡。

「不,你是還沒醒而不是不睏吧。」

你那頗有深意的笑容瞬間凍結了我的一舉一動,崩解我的笑容,換來了我的猶豫。

我知道,笑是必須的…

「你眼裡並沒有在笑…」

我知道自己的笑是真是假,就算有時跟別人想的未必相同。

「現在,你想笑給誰看呢?」

溫柔的笑容滿臉,而你那雙眼總是深邃得讓我無法猜透。
充滿磁性的聲音,明知顧問的反句,字字都讓我承受不起。

為什麼要瓦解我呢?明明知道若不戴上「笑容」的面具我便無法行走。

「我不喜歡你這樣笑著。」

溫暖的雙臂從來都沒變過,也沒離開過,一直一直在那兒…等著。

我知道,你是唯一一個不喜歡我笑的人。

不喜歡我逞強當作沒事的笑著的人。

「還是一樣呢…所以我喝了咖啡。」

你對我一直一直都是笑著的,笑我彷彿永遠像個孩子似的。


—Ⅹ—Ⅹ—Ⅹ—Ⅹ—Ⅹ—Ⅹ—Ⅹ—Ⅹ—


收緊的雙臂圈住了我,我閉上雙眼,卻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為何會如此鼻酸?

「你需要漸漸習慣,那一次次的空白。」

我自然明白,所以我才努力笑著。

「我不會阻止你笑著,只要你別再回去走錯的路。」

對了,我笑著,因為不想被誰同情,被誰施捨。

更不需要,無謂的憐憫。

就算知道真實是什麼,其實,最終陪著我的人,只要是你…

「有我在,我一直都在。」

每個人都跟我說過謊,說過了永恆的諾言。
但我知道,沒有人會兌現這些承諾。

只有你

絕對不會放開…

我那雙顫抖的雙手。

只有你懂得…

我感到冷的,絕對不是那雙手…





夜,還長。
所以那張面具,可以拿下來了。

你還在。

我再無須壓抑什麼。
[PR]
by novuia12345 | 2014-04-17 05:45 | 自由妄想
司馬昭挖洞實錄!
d0060537_1655354.jpg


諸葛誕:把你那骯髒的手給我拿開!!!
司馬昭:誕,我不過就是把手放在你大腿上而已…
諸葛誕:混蛋!難道你還要放在別的什麼地方嗎!(驚慌+惱羞)
司馬昭:我沒那麼想呀…(認真),噢!誕~原來是你想…(挖洞中
諸葛誕:我!我才沒有想!!(惱羞成怒跳坑洗不清了)
司馬昭:別害羞我的寶貝!床就在後面而已~(賊笑)
諸葛誕:司馬昭!!!


以上!短短的午茶昭誕劇場~END!

P.S:遊戲為模擬市民3,劇情純屬虛構,請勿任意轉載!感謝XD~(也不會有人載好不好!
[PR]
by novuia12345 | 2014-03-21 17:04 | 自由妄想
掙扎
其實內心深處,真的很想要讓他快樂一點的。

「你以為你在跟誰說話?」
「什…」


狂爆的吻一一落下,從頭到腳,一點一滴,深刻到無法消失的印子。

我刻意不望向他的臉龐,也刻意忽略他兩頰的淚痕,甚至無視他的任何聲音。

儘管他掙扎,但其實…是我在掙扎。


「你以為這樣我就會是你的?你別開玩笑了!」

獲得一個人的身體簡單,憑藉我的能力和力量,這個人永遠都會留在我身旁。

只是他臉上,始終都不會有笑容。

難道這是我想要的愛?


「你為什麼要…哭。」

我知道我的臉現在很扭曲,我皺著眉頭痛哭的模樣一定很難看。

但是我卻因此看見眼前這人,也皺著眉頭望著我,卻是一臉心疼和疑惑。


「對不起,我不會再要求你留在我身旁了。」

即便我壓根子不想放他離開。


「你…」

「你可以走了,這機會只有一次…」

=============

「誕。」

「嗯?」

他翻著手上的書,頭也沒回的隨意應了我一聲。

「你還會怪我嗎?」

多少年前的事情,也許他早不記得。

但我卻永遠忘不了我傷害了什麼人。

就算我平常如何的輕浮隨便、嘻皮笑臉。

那不過,是假象罷了。


「怪你?怪你什麼?」

他闔上手中的書,轉頭看著我,等著我說話。

一臉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的…


「不,沒什麼…呵呵。」

「你是沒睡醒是嗎?下午還有課,你最好午睡一下。」

他一臉正經的皺著眉頭,看著我的雙眼永遠寫著受不了我的模樣。

「對呀,我大概沒睡好吧,你不在我果然睡不好呢!」

「白…白癡嗎!大白天別說這種話…」


難為情的面容…

皺著眉頭,耳根發紅,甩頭不理我的樣子。

還是一樣……不老實呢。





謝謝你,願意跟這樣的我在一起。

=============

「玩弄了我才要讓我走?這種機會我不希罕,也不需要。」

落下的淚水滴在我頭頂,使力的雙臂抱得我喘不過氣。

這個我愛著,卻深深傷害過的男人,竟願意為了我留下來。

竟願意接受我殘缺的愛。

我果然,不會後悔…

學會了愛。








後記:

前呼後應的小對白,以前、現在、以前、現在~這樣銜接感覺可能有點模糊。
小小短文,寫的是司馬昭X諸葛誕。

這其實是我夢境裡的幾幕畫面,有一幕是誕誕跟別人出去差點被吃了,回來被昭昭念了還嫌昭昭憑什麼管他。於是昭昭發火了XDD(估計之後大概是床上大虐?畢竟沒有畫面XDD)

後面是昭昭長期都看不到誕誕快樂的樣子(因為大多是他一方面的強制愛戀),司馬昭其實內心也很掙扎,明明希望自己愛的人在自己身旁快樂,卻把他壓得很不快樂(在他看來)。痛哭到發紅的雙眼我依稀記得,當然我更記得的是諸葛誕一臉不解的樣子。

他或許不是疑惑司馬昭為何哭,而是疑惑自己長久以來被禁錮,卻依然離不開他的那份心情。

那一刻,他是否明白了愛情呢?

有時我也會思考,我們真的懂了嗎?這永遠不會有解答的謎題。

不過在我的腦內,誕誕跟昭昭在一起應該是經常皺眉頭很累的樣子XD,因為司馬昭真的是腹黑鬼XD,常常在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耍笨,平日幽默甚至隨便,但真的認真起來氣勢卻永遠把誕壓的喘不過氣來。
更不時以催眠手法(?!)讓誕誕放鬆趁虛而入(咳咳別想歪我是說洗腦誕誕喜歡他這件事)。

以下舉例(靠):

司馬昭:你喜歡我!(←強硬!)
諸葛誕:我沒…(←否定!)
司馬昭:沒事的,你是喜歡我的…不然怎會%︿&*(←催眠ING後文省略XD)
諸葛誕:我…(←漸漸疑惑)
司馬昭:喜歡是件好事,我們是相愛的!(←再度強勢!)
諸葛誕:……(←懷疑是不是了!)←靠也太笨了!
司馬昭:我愛你,你也愛我的,誕…(←柔情攻勢,標準的趁虛而入XD!)
諸葛誕:你!……(←辯解不能)

反差美真是好東西XDDD。

當然這僅限創作,來的現實的話恐怕沒有人吃得消(會被嚇死先?)。
[PR]
by novuia12345 | 2014-03-02 20:16 | 自由妄想
【聖誕特企】—別人沒有的聖誕節
入內三思,BL向、15禁(嗯?)、多配對、三國惡搞。

完全私心的創作,不負責任也不會有後續XD,請以娛樂心情來看待,感謝。

短篇文章多連發,以下是配對順序:
諸葛亮X姜維、張郃X司馬懿、司馬昭X諸葛誕

噢對~是現代文(心)。











================================

夜,開始深了,難得的平安夜,氣溫雖冷,但是卻意外的無風無雨,滿天星芒閃耀。
諸葛亮正站在屋頂露台,以天文望眼鏡觀測著星象。

「教授,要不要喝杯熱咖啡?」

姜維端著熱咖啡,從身後屋內走了出來。

「嗯……」思考著什麼的諸葛亮沒有意識到有人在喊他。
「教授?」

姜維歪歪頭從側面看了一下諸葛亮,他發現諸葛亮太過專注了,並沒有注意到他在後頭。他忍不住笑了笑,因為諸葛亮總是這樣,為了工作廢寢忘食的事情也常有,或許這也是他喜歡他的原因,他喜歡靜靜看著這樣專注於某件事的認真身影。

姜維端著咖啡走到了諸葛亮身旁,也抬頭望著滿天的星空。而諸葛亮這時才發現姜維站在他身旁。

「維兒…」諸葛亮溫柔的笑了,輕聲對著姜維喊。
「嗯?」姜維的小嘴啄著咖啡杯的邊緣,他轉頭看向諸葛亮。
「呵…咖啡,是為我泡的嗎?」諸葛亮指了指姜維已經放到嘴邊的咖啡杯。
「啊~!」姜維這時才意識到,因為天氣實在太冷,而自己便下意識將熱咖啡放到嘴邊,而這杯咖啡,本來是要給諸葛亮的。

「呵呵…」諸葛亮依然溫柔的笑著,他伸手將姜維摟到自己懷裡,並將自己的外套敞開來罩住他。
「教授…對不起喔,我忘記這是要泡給您的了。」姜維尷尬的握著已經被他享用過的咖啡,害羞的縮在諸葛亮的懷裡。「我再泡一杯給您吧?」
「沒關係,不用。」他伸手將姜維手上的咖啡杯接過來,輕酌了一口。「今天的夜很美,我本想找看看有沒有一顆閃耀的星,能夠讓你瞧瞧。只是…」諸葛亮抬頭望向無際天空,眉頭輕皺。
「嗯?」姜維看著諸葛亮的表情,一臉疑惑。
「我想我早就找到了,但一直沒有發現。」諸葛亮笑著,他低頭看著姜維那張滿臉疑惑的臉。
「已經找到卻一直沒發現?」姜維聽不大懂這話的意思。
「那顆星,已經被我狠心的從天際摘下,並且一直藏在懷裡。」諸葛亮將咖啡杯放在陽台上,他將空出的雙手,攬緊了懷裡的男孩。「所以無論我怎麼看著夜空,也無法再找到第二顆了。」

「教授…」這般肉麻又坦白的話,任傻瓜都聽得出來是在說他自己。「教授您真是…」姜維害羞的不知道該接什麼話,只能將自己發燙的雙頰,埋進諸葛亮的胸膛。
「耶誕快樂,維兒。」諸葛亮就像珍惜手裡隨時會消失的寶物般,雙手緊抱手裡的人兒。
「原來,您知道呀…」姜維抬頭望著諸葛亮,因為他知道諸葛亮向來不重視節日,甚至是個連自己生日都會遺忘的人。
「呵呵,當然。因為維兒你聽…」

「嗯?」

姜維仔細聆聽這深夜,這城市裡傳來的任何渺小聲音,他疑惑的臉上,綻放出了笑靨。
因為大街小巷的教會和教堂,從四周圍都傳來了人們愉快的歌聲,都是應景的耶誕歌曲。

「教授,耶誕快樂!」

姜維輕吻諸葛亮的臉頰,幸福的閉上了雙眼,與諸葛亮享受這樣幸福洋溢的平安夜。


================================

紐約的聖誕夜,繁華的夜景。街上那些令人陶醉的繽紛燈飾和聖誕造景,就像場盛宴。
有兩個男人住在座落於16樓的飯店裡,一個人默飲著1982年份的紅酒,另一個人則站在窗邊望著窗外的一切。

「親愛的,過來陪我嘛。」紫紅色長髮披肩,身穿著睡袍的張郃輕聲對著站在窗邊的司馬懿喊著。
「你知道,我不喝酒的。」司馬懿冷冷的回應,他拉緊了身上薄薄的睡袍,紐約的冬天雖冷,但室內暖氣卻很暖。他不是感到冷,而是聽到張郃的聲音就令他全身起雞皮疙瘩。
「你還氣我呀?」張郃無奈的癟癟嘴,放下手裡的水晶高腳杯,起身走到了司馬懿身邊,側臉觀察著司馬懿的反應。
「我能不氣?說什麼為了慶祝佳節,你就能這樣擅自幫我請假?」司馬懿忍不住皺眉,他真無法相信公司裡那群笨蛋還真准了這假…瞎透了這。
「也不算請假呀,都年底了~我是看你特休十二天也沒用,不如就幫你安排一下嘛!從聖誕節一直到跨年,這樣我們可以整整在一起十二天不分開耶~」

張郃喜孜孜的笑著,他望著起霧的窗,伸出他纖長的食指,在窗上寫下:MERRY CHRISTMAS。

「十二天…啊…光想到頭就痛。」司馬懿對著張郃翻了個白眼,他逕自走向沙發一坐,打開電視機隨意的轉換著頻道。
「小懿,人家才剛從時裝週結束回來,已經有一個月沒見面了!你就不想人家呀?」張郃尾隨司馬懿,也走到他身旁的沙發一屁股坐下。
「一點也不想,我還想你最好凍死在T台上好了。」司馬懿忍住想罵張郃的念頭,忍不住酸了他一句。

他氣,他很氣…氣這個白癡擅自替他去請了特休,白白浪費了他十二天特休,卻只是為了想跟他膩在一起的白癡念頭。

「不!那真的很瘋狂,你知道十二月的紐約有多冷嗎?我們就穿著春裝衣不蔽體的在室外T台走秀,我真搞不懂他們腦袋裡在想什麼…」回想起在趨近零度的室外走秀,雙腳好像又麻了起來。


張郃整個人躺到了司馬懿的大腿上,企圖討個溫暖的擁抱。

「所以才說你瘋了,紐約時裝週才結束,你馬上又帶我來紐約做什麼?」司馬懿還記得他前幾天進公司才得知『自己』請了假,誰知道一走出公司就被張郃架上車,直奔機場,直飛紐約。
「人家想…」張郃沈默了,平常說得習以為常的話,在這種時候卻有點說不出口。
「嗯?」司馬懿看著電視新聞,他沒有發現張郃正默默觀察著他。
「呵呵,反正就是想跟你在一起嘛。」張郃一如往常著笑著,遺忘他剛剛本來要說的話。他伸手摟住司馬懿的頸子,往自己壓下。
「你不覺得我們都看膩彼此了嗎?」司馬懿挑著眉,厭惡的看著張郃那張喜出望外的臉,是,他得逞了,得意的表情多麼令人討厭。
「怎麼會呢?我這麼華麗的身影,漂亮的臉蛋,任誰也看不膩的!何況小懿你愛我,一定也想天天看著我的臉入睡吧?」張郃非常自戀的自說自話,抬起腰身直直吻上司馬懿的嘴。

不深刻的吻,幾秒鐘的溫暖,電視機像是壞掉了似的,整個房裡安靜了片刻。

「看著你的臉,只怕我作惡夢都來不及。」司馬懿無奈的嘆了口氣,將張郃的臉推開。
「小懿,就這次,就十二天,別跟我分開好嗎?」張郃收起玩笑的笑臉,他正經的凝視著司馬懿的雙眼。
「呃…」突如其來的奇怪問話,讓司馬懿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時常為了事業,我總要當空中飛人這邊飛那邊飛,紐約、米蘭、倫敦、巴黎…等等,一去都是上月的時間。總覺得…在外頭就會格外的想念你,想你對我生氣的可愛表情,想你對我翻白眼一臉我很蠢的表情,想你在跟我親密的時候總是躲來躲去的害羞模樣…」

「…」看著張郃自說自話,一臉滿足的笑容,甚至還說到床上去,這讓司馬懿忍不住臉紅…「你白癡嗎…」司馬懿推開張郃,他起身轉頭倒向床去,拉著被子蓋上了頭。
「小懿?」張郃回味的說著話時,沒有注意到司馬懿臉紅害羞的模樣,他以為自己又觸怒了司馬懿,忍不住快步跟到床邊,企圖拉開棉被。「小懿?我說錯了什麼?」

「混蛋…去關燈、關電視!我要睡覺了!」司馬懿伸手拉緊了棉被,指使張郃去做事,企圖化解這有點尷尬的氣氛。
「噢…」

張郃摸不著頭緒,默默照著司馬懿的話去關掉房裡的電器,隨後跟著司馬懿躺到床上。他沒有硬性掀開司馬懿拉緊的被子,他只是隔著被子將司馬懿摟在自己懷裡。但他突然發現,懷裡的人竟然完全不動,全身僵硬。

「小懿?你怎麼了?」張郃覺得不對勁,他使勁將被子掀開,卻發現…

司馬懿臉紅的縮著身子,雙眼緊閉著,一動也不動。

「小懿你說話呀,別、別嚇我呀~」張郃伸手搖了搖司馬懿僵硬的身軀,讓原本側躺的司馬懿翻了過來,而這時,他才終於發現……

「啊…」輕聲的驚訝從喉嚨裡發出…「小懿你…有生理反應了耶…」
「混…混蛋,你看錯了!」司馬懿滿臉通紅的將張郃推開,伸手把被子拉上。

當然,比力氣司馬懿是輸張郃一大截的,所以之後呢?

這夜晚,才開始呢……


================================

平日的夜空總是黯淡,誰想得到平安夜這天毫無風雨,更幸運的是家裡沒半個人,而自己千邀萬請才願意抽出一點時間跟他約會的情人,難得願意在下課後『到他家』陪他。
司馬昭樂透了,他站在客廳那一大片落地窗前,靜靜的看著窗外的夜景。

「喂…」站在司馬昭身後的矮小人影,默默的拍了一下司馬昭肩膀,他當然看見了,看見那個人臉上的笑容毫無掩飾,反射在玻璃落地窗上,格外刺眼。
「呦~聖誕夜呢,是不是有另一種說法,叫做平安夜什麼的?」司馬昭稍微轉頭,他一派輕鬆的笑著,望著那個他總算約過來的情人,諸葛誕。
「是沒錯。但,你家怎麼沒半個人…」諸葛誕皺眉,他本來答應邀約只是因為想見見司馬師的,誰知道司馬昭將他家大門一開,眼看屋內沒有半點燈光,他就有種不好的預感…
「啊~聖誕夜嘛!商場上不免有很多晚會邀請。老爸人又出國了,那些應酬,自然得由我那個偉大的哥哥出席囉。」司馬昭笑了笑,回答的意興闌珊。

他緩緩移動到廚房,打開冰箱後將冰鎮過的啤酒拿了出來,開了一瓶便自己喝起來。

「你父親出國了?這種時候?」諸葛誕環顧他家裡四周,同時聽著司馬昭的話,一方面好奇,一方面又納悶的問道。
「是呀。」司馬昭三兩口就將手裡的啤酒喝完了,接著又回道「其實也沒差,本來我們就不住一起。聽說…他是跟情人出國休養去了。」
「喔…」聽到情人這個字眼,諸葛誕並沒有特別訝異,他明白上流社會中的人們。很多時候婚姻都只是例行事項,有太多人是為了壯大家族事業而選擇政治聯姻,但真正的伴侶卻另有其人。
「咦?你不意外?」司馬昭看諸葛誕一點也不感到訝異,他反而有點訝異了。
「為什麼要意外,有些事情的始末我還是知道的。」諸葛誕看見司馬昭一臉訝異的表情,他突然覺得有點頭痛,他又被看扁了是嗎?
「噢…你懂就好,那元姬學妹的事情我就不用再解釋了吧?」司馬昭將手裡的空啤酒瓶扔進垃圾桶,他慢慢走到諸葛誕身旁。
「元姬學妹?」諸葛誕回過神來,才發現司馬昭站在他正前方,他高大的身影罩著他,強而無法撼動的氣息,這讓他想起那天在學校更衣室裡的事情,讓他又是動彈不得。「你……你提她做什麼?」諸葛誕雙腳麻痺,只有站在原地撇過頭,他企圖躲避司馬昭那雙炯炯有神的雙眼,那雙眼彷彿有著魔力,像是一直視,就會輕易被看透所有一樣。
「誕,我知道元姬喜歡我,但是…我不會跟我父親或大哥走一樣的路。」司馬昭伸手將諸葛誕的臉硬扳過來,兩隻手穿過諸葛誕肩上往後架,讓諸葛誕困在身後的落地窗與他之間。

司馬昭知道他總是喜歡逃避,面對他敬重卻永遠超越不了的的表哥也好,或者面對明明喜歡自己的他的真心。他什麼都想逃,害怕得想永遠不去面對,就永遠不會知道。

「那,那跟我沒有關係吧。」諸葛誕即便被扳過臉,被困在原地,他也依然閉著雙眼,躲避司馬昭。
「誕,看著我。」司馬昭把身子壓近了諸葛誕。

司馬昭嚴肅的態度有別於平常嘻皮笑臉,但彷彿是與生俱來的氣場,徹底竄過諸葛誕腦裡。

「你到底…想要我說什麼?」諸葛誕皺著雙眉,勉強的睜開雙眼,凝視那張在他面前逐漸放大的臉蛋,他猛然倒抽一口氣。「你又想做什麼?」

司馬昭強迫諸葛誕與自己面對面,但卻在離他雙唇五公分的距離停下,嚴肅的表情好像不曾有過似的,他臉上又掛起笑容,只是他這笑容,溫柔的像是想融化誰一樣…

「唔…」深情的雙眼直直落在諸葛誕眼裡,諸葛誕只有沈默,摒息。

「誕,我沒有綁住你,也沒有像那天一樣強吻你。」司馬昭惡趣味的問候藏在溫柔的笑容裡,他繼續說著「那你為何,不逃也不躲?」

「我!」喉嚨好像被什麼東西噎到,諸葛誕說不出任何話來。

對,為什麼他不躲?就這樣甘願被困在司馬昭身下?

「雖然需要很多時間,但是我會讓你願意承認,你喜歡我的事實。」

司馬昭認真的望著諸葛誕說,然後將自己的嘴,貼上他那冰冷微微顫抖的雙唇,再深深的,掠奪他嘴裡所剩不多的氧氣。

「!!!」諸葛誕閉著眼,任由司馬昭恣意妄為,雙手卻不由自主的,用力抱緊了司馬昭。

那時間,不知過了多久。

「呼…呼…唔…」

諸葛誕張開眼後,努力的深呼吸,全身氣力卻像被抽乾似的,站也站不住的便要往下墜。只是被司馬昭雙手給摟住了,就這樣,靜靜的在他胸膛前喘息。

「誕,這是給你的聖誕驚喜。」司馬昭滿足的笑著,雙手收緊,將諸葛誕攬在自己懷裡。
「你……最後還不是強吻了我…」諸葛誕無力再反抗,但只有言語,他說什麼也不會讓司馬昭趁火打劫。

「可是誕…你非但沒有逃,也沒有揍我,甚至…還抱住了我呢。」司馬昭意味深長的反問諸葛誕。
「我!我只是…」諸葛誕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可以解釋的話。
「好,我知道你只是無力反抗而已,是這樣吧。」

司馬昭當然看出來他眼前的人找不到藉口,因為他喜歡自己,沒有不喜歡的理由。甚至因為一個吻,害羞的耳朵都紅了。他只有讓他有台階可下,才會不拆了自己未來的情路。

「哼…」

諸葛誕不笨,他聽得出來司馬昭不想糾結這個問題,甚至給了他台階下。他只好沈默,然後安靜的被鎖在司馬昭的雙臂裡。

這該死的平安夜,該死的聖誕節…

該死的,司馬昭………


================================



嘔心瀝血的前篇,終於完結。
是了還有後篇…(吐血),其實前篇還少了鄧艾X鐘會,對不起我果然窗了XD。

因為想要拉布一點故15禁而已,我很收斂了噢。只是怕真寫到呂遼會把持不住(噴血)。
所以後篇會不會有?另外幾對會寫嗎?我真的不保證呀~嘖嘖。


近日入手獨領風騷17,看完後務必要努力保持平靜,即便真的很難使我平靜。
另外在趕進度的作品是PSYCHO-PASS。
突然發現小關主役的作品頗多,雖然這部我最初是衝著小石才看,不過看著看著也漸漸喜歡上劇情了。
還有櫻13跟野島健兒耶…(轉圈)。

櫻13配這種邪惡的角色果然也好合適,哈哈XD。

小石配的角色雖然是個小痞子,不過個性隨和酒量差~整個好可愛XD!

年末了,怎麼還這有這麼多有愛的事物繞著我打轉呢。

最後,期待一下明年的紅白歌唱大賽吧!
[PR]
by novuia12345 | 2013-12-24 22:37 | 自由妄想
  

泣雪寒
by novuia12345
プロフィールを見る
画像一覧
剖體解析
管理人:泣雪寒

關於管理人

‧性格古怪
‧完美主義兼暴力傾向
‧偏執、極端、喜好分明
‧嚴重的腐女,無藥可救
‧凡愛好物絕不接受批判
‧最討厭別人企圖改變我
‧我可以跟任何人好,但不要利用我。


---------------

分類原則:
隨心所欲→完全個人日記
到處飄量→出門記事。
保存晴空→原則上資料記錄。
自由妄想→各種文章、心情、觀後感。
好物→喜歡的東西備註。
遊戲攻略→有網路的也有我寫的攻略心得。

---------------

日記內容所指-
請勿自動對號入座
嚴禁抄襲一切
以前の記事
2017年 02月
2016年 10月
2016年 09月
2016年 08月
2016年 07月
2016年 05月
2016年 04月
2016年 02月
2016年 01月
2015年 12月
2015年 11月
2015年 10月
2015年 09月
2015年 08月
2015年 07月
2015年 06月
2015年 05月
2015年 04月
2015年 03月
2015年 02月
2015年 01月
2014年 12月
2014年 11月
2014年 10月
2014年 09月
2014年 08月
2014年 07月
2014年 06月
2014年 05月
2014年 04月
2014年 03月
2014年 02月
2014年 01月
2013年 12月
2013年 11月
2013年 10月
2013年 09月
2013年 08月
2013年 07月
2013年 06月
2013年 05月
2013年 04月
2013年 03月
2013年 02月
2013年 01月
2012年 12月
2012年 11月
2012年 10月
2012年 09月
2012年 07月
2012年 06月
2012年 04月
2012年 03月
2012年 02月
2012年 01月
2011年 12月
2011年 11月
2011年 10月
2011年 09月
2011年 08月
2011年 07月
2011年 06月
2011年 05月
2011年 04月
2011年 03月
2011年 02月
2011年 01月
2010年 12月
2010年 11月
2010年 10月
2010年 09月
2010年 08月
2010年 07月
2010年 06月
2010年 05月
2010年 04月
2010年 03月
2010年 02月
2010年 01月
2009年 12月
2009年 11月
2009年 10月
2009年 09月
2009年 08月
2009年 07月
2009年 06月
2009年 05月
2009年 04月
2009年 03月
2009年 02月
2009年 01月
2008年 11月
2008年 10月
2008年 09月
2008年 08月
2008年 07月
2008年 06月
2008年 05月
2008年 04月
2008年 03月
2008年 02月
2008年 01月
2007年 12月
2007年 11月
2007年 10月
2007年 09月
2007年 08月
2007年 07月
2007年 06月
2007年 05月
2007年 04月
2007年 03月
2007年 02月
フォロー中のブログ
ファン
ブログジャンル
画像一覧